追蹤
絕代風華與雲淡風清的兼容並蓄
關於部落格
天地之間
  • 392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席慕容《寫給幸福》

喜鵲   在素描教室上課的時候,我者見兩只黑色的大鳥從窗前飛掠而過。   我問學生那是什么?他們回答我說:   “那不就是我們學校里的喜鵲嗎?”   素描教室在美術館的三樓,周圍有好几棵高大的尤加利和木麻黃,茂密的枝葉里藏著很多鳥雀,那几只喜鵲也住在上面。   有好几年了,它們一直把我們的校園當成了自己的家。除了在高高的樹梢上鳴叫飛旋之外,下雨天的時候,常會看見它們成雙成對地在舖著綠草的田徑場上慢步走著。好大的黑鳥,翅膀上鑲著白色的邊,走在地上腳步蹣跚、遠遠看去,竟然有點象是鴨子。   有一陣子,學校想重新規划校園,那些种了三十年的木麻黃与尤加利都在砍除之列。校工在每一課要砍掉的樹干上都用粉筆畫了記號。站在校園里,我象進入了阿里巴巴的童話之中,發現每一棵美麗的樹上都被畫上了印記,心里惶急無比,頭一個問題就是:   “把這些樹都砍掉了的話,要讓喜鵲以后住在那里?”   幸好,計划并沒有付諸實現,大家最后都同意,要把這些大樹盡量保留起來。因此,在建造美術館的時侯,所有沿牆的大樹都被小心翼翼地留了下來,三層的大樓蓋好之后,我們才能和所有的雀鳥們一起分享那些樹梢上的陽光和雨露。   上課的時候,窗外的喜鵲不斷展翅飛旋,窗內的師生彼此交換著會心的微笑。原來雀鳥的要求并不高,只要我們肯留下几棵樹,只要我們不去給它們以無謂的惊扰,美麗的雀鳥就會安心地停留下來,停留在我們的身邊。   而你呢?你也是這樣的嗎? 透明的心   陪母親去醫院做复健治療,是我沒課的日子里一定會去做的工作。   盡管外面陽光普照,醫院里仍然有股隱隱的寒意,生病的朋友遇見了也會打個招呼,他們的臉色總是比平時的要陰暗多了。   一個實習的小護士走過無人的長廊,兩邊的落地玻璃窗把陽光帶了進來,舖在光滑的磨石子地上,划出一個個的方格。穿著淺藍色衣裙的小護士忽然微笑了,踮起腳尖開始在這些方格里玩起跳房子的游戲,一路向走廊這頭跳了過來。   我就站在走廊的這一端,心中能完全感覺到她的歡喜。是啊!小女孩,快擺脫掉那些病房里的疾病与痛苦吧,在這個有陽光的長廊上,年輕的你有著一切感受快樂与幸福的權利。   我安靜地站在滿頭白發的母親身后,隨著她緩慢的腳步往前走去,長廊外,新長出來的葉子在陽光里竟然是完全透明的。   在你的凝視之下,我多希望我也能有一顆完全透明的心。 獨木   喜歡坐火車,喜歡一站一站的慢慢南下或者北上,喜歡在旅途中間的我。   只因為,在旅途的中間,我就可以不屬于起點或者終點,不屬于任何地方和任何人,在這個單獨的時刻里,我只需要屬于我自己就夠了。   所有該盡的義務,該背負的責任,所有該去爭奪或是退讓的事物,所有人世間的牽牽絆絆都被隔在鐵軌的兩端,而我,在車廂里的我是無所欲求的。在那個時刻里,我唯一要做也唯一可做的事,只是安靜地坐在窗邊,觀看著窗外景物的交換而已。   窗外景物不斷在變換,山巒与河谷綿延而過,我看見在那些成林的樹叢里,每一棵樹都長得又細又長,為了爭取陽光,它們用盡一切委婉的方法來生長。走過一大片稻田,在田野的中間,我也看見了一棵孤獨的樹,因為孤獨,所以能恣意地伸展著枝葉,長得象一把又大又粗又圓的傘。   在現實生活里,我知道,我應該學習遷就与忍讓,就象那些密林中的樹木一樣。可是,在心靈的原野上,請讓我,讓我能長在一棵廣受日照的大樹。   我也知道,在這之前,我必須先要學習獨立,在心靈最深處,學習著不向任何人尋求依附。 白帆   可是,我如何能做到呢?如何能不尋求依附?在我的心里,不是一直有著你嗎?   你是一艘小小的張著白帆的船,停泊在我心中一個永不改變的港灣。   我對你永遠有著一份期待和盼望。   在年輕的時候,在那些充滿了陽光的長長的下午,我無所事事,也無所怕懼,只因為我知道,在我的生命里,有一种永遠的等待。挫折會來,也會過去,熱淚會流下,也會收起,沒有什么可以讓我气餒的,因為,我有著長長的一生,而你,你一定會來。   今天,陽光仍在,我已走到中途。在曲折顛沛的道路上,我一直沒有歇息,只敢偶爾停頓一下,想你,尋你,等你。   霧從我身后輕輕涌來,目光淡去,想你也許會來,也許不會,開始害怕了。   也開始對一切美麗的事物怜愛珍惜。不管是對一只小小的翠鳥,或是對那結伴飛旋的喜鵲;不管是對著一顆年輕喜樂的心,或是對著一棵亭亭如華蓋的樹;我總會認真地在那里面尋你,想你也許會在,怕你也許已經來過了,而我沒有察覺。   日子在盼望与等待中過去,總覺得你好象已經來過了又好象始終還沒有來,你到底在什么地方呢?你到底是一种什么模樣呢?   總有一天,我也會象所有的人一樣老去的吧?總有一天,我此刻還柔軟光洁的發絲也會全部轉成銀白,總有一天,我會面對著一种無法轉寰的絕境与盡頭;而在那個時候,能讓我含著淚微笑地想起的的,大概也就只有你只是你了吧?   還有那一艘我從來不曾真正靠近過的,那小小的張著白帆的船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