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絕代風華與雲淡風清的兼容並蓄
關於部落格
天地之間
  • 3909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「心無旁鶩」抑或「心無旁騖」 ?

根據中國時報的報導,教育部要依據國語會的考證結果,更改國編本的國文課本第六冊第十三課,梁啟超所寫的「敬業與樂業」中課文「不旁騖」和註釋第十條中的「心無旁騖」,都改為鳥部的「鶩」,同時也將修訂《國語辭典簡編本》;而且以後學生考試也要依據這個為標準。國語會的考證以為「心無旁鶩」出自《孟子、告子上篇》「一人雖聽之,一心以為有鴻鵠將至」,就是不能專心的意思。我不知道國語會考證的完整內容,不過據本人的考證並非如此。就國語會的考證而言,已經明顯有問題: 第一:歷代文獻資料裡,自《孟子》以後,直至清朝,都沒有任何「旁鶩」的用例。我查過《成語典》、《佩文韻府》,《大漢和辭典》,《中文大辭典》等都沒有「旁鶩」這個詞。 第二:出自《孟子》的成語很多,如「魚與熊掌」、「齊人之福」、「明察秋毫」、「始作俑者」、「緣木求魚」、「揠苗助長」等等,成語與原文之間都有密切的文字關係,保留了原文特別的字眼。比如「茅塞頓開」出於《孟子、盡心下篇》,原文是「茅塞子之心」,「頓開」是後人加的,而「茅塞」兩字才是這個成語的特殊字眼,凡是用這個典故的人,是不會改變這兩個字的;否則如果改為「葦墐」、「紙窒」、或者「布堵」,別人是不會認為出於《孟子》。同理可推,如果說「一心以為有鴻鵠將至」要寫為成語的形式,也應該寫作「心有鴻鵠」或者「心無旁鵠」,而不至於改頭換面變成「心無旁鶩」的。想國語會應該不會說是「刻鵠不成尚類鶩」吧。 至於「心無旁騖」的來源,最佳的線索就是梁啟超寫的課文。課文這一段說: 「惟有朱子解得最好,他說:「主一無適便是敬。」用現在的話講:凡做一件事,便忠於一件事,將全副精力集中到這事上頭,一點不旁騖,便是敬。」 試著將這段文字加以分析,可以得到以下的論點與線索: 第一:梁啟超解釋「主一無適」是用「做事」來說的,「忠於一件事」是指不要去做旁的事,而不是「不要想著別的事」,所以「不旁騖」也應該從「做事」上說的,「做」跟「想」是有差別的。 第二:朱子說「無適」的「適」,是動詞,往也;「無適」就是「無他適」的意思。和「適」字對應的就是「不旁騖」的「騖」字。「騖」字《說文解字》說是「亂馳」,歷代用例也大多作為動詞用的;而「鶩」是鴨子,是名詞,與「適」字顯然不能相對。 第三:梁啟超既然在文章中引用朱子的話,可見他是熟讀朱子文章的。《朱子語類》中記載朱子多次談論「心的追求」以及告誡門人求學所應戒慎的事。比如其中〈釋誠意〉章記載朱熹的話說: 「今人當獨處時,此心非是不誠,只是不奈何他。今人在靜處非是此心要馳騖,但把捉他不住,此已是兩般意思。」 他在論〈小戴禮祭義〉章裡批評道家說: 「今之道家,只是馳騖於外,安識所謂『載魄守一,能勿離乎』!」 他也屢屢訓誡門人說: 「且做切己工夫,只管就外邊文字上走,支離雜擾,不濟事。…程子曰:『心要在腔子裏,不可騖外。』此箇心,須是管著他始得。」 「科舉也是奪志。…為學之道,聖經賢傳所以告人者,已竭盡而無餘,不過欲人存此一心,使自家身有主宰。今人馳騖紛擾,一箇心都不在軀殼裏。」 「且將一件書讀。…且逐段看令分曉,一段分曉,又看一段;如此至一二十段,亦未解便見箇道理,但如此心平氣定,不東馳西騖,則道理自逐旋分明。」 「至孟子始說『求放心』,然大概只要人不馳騖於外耳,其弊便有這般底出來,以此見聖人言語不可及。」 朱子談論到心要如何時,都是用馬部的「騖」字,而且當作動詞「追求」解。他教訓門人要以本心追求孔孟聖賢之道為「正馳」,而科舉、外邊文字、虛無道術等都是旁門左道,是「騖外」,學者不可受引誘而胡亂追求,失卻本心的正軌。「騖外」、「馳騖於外」、「東馳西騖」其實都是「旁騖」的同義詞,所以應該是馬部的「騖」。 總結前述,「心無旁騖」這個成語不會出於《孟子》,而應源於宋代理學家程、朱之語;雖然當時並未形成為固定語詞,但意念已相當明確。 「旁騖」一詞,據查到清朝以後才有人使用,而梁啟超這篇文章是民國十一年八月在上海中華職業學校的講演詞,說不定他就是第一個用這個詞的人,而他是根據朱子的話語來說解的。因此,「不旁騖」、「心無旁騖」字應該寫作馬部的「騖」而不是鳥部的「鶩」。朱子沒有用錯,梁啟超沒有說解錯,課本的編審委員們也沒有弄錯,更希望所有的中華士子不要誤認錯用啊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